投稿郵箱:1651397158@QQ.com | 電話:0818-2250711

首頁 行業頻道 天下達州人

點贊!達州畫家張煒受邀榮登中國教育臺“書畫春晚”即興潑墨

中國教育電視臺“潑墨中華情”書畫春晚于2019年1月5日—6日在北京錄制。晚會以國粹經典“書法繪畫”為主題,為觀眾呈現丹青水墨之美。本屆晚會邀請了全國各地的優秀藝術家,其中達州藝術家張煒便是受邀嘉賓之一。

點贊!達州畫家張煒受邀將登中國教育臺“書畫春晚”即興潑墨

初次與張煒老師接觸,筆者被他身上那種樸實無華的氣息所感染。在采訪過程中,張煒絲毫沒有架子,同他交流讓人感到十分親切。張煒告訴筆者:“這次登上書畫春晚,我十分高興。同時,我非常期待能在央視舞臺上即興潑墨,這對我來說是一次莫大的鼓舞,也將是我人生歷程中濃墨重彩的一筆,我將銘記于心,并時刻提醒自己不斷向前。”

對繪畫藝術的認知

對于繪畫風格,張煒有他自己的心得體會。

平日在進行藝術創作時,他都是跟隨自己的心情來構圖,畫成什么樣在他心里自有分曉。

點贊!達州畫家張煒受邀將登中國教育臺“書畫春晚”即興潑墨

高士論道(國畫)138×68cm

張煒說:“我喜歡畫山水,也喜歡畫花鳥,特別喜歡清朝中期揚州八怪的畫。花鳥畫發展至清朝中期,揚州八怪他們在藝術觀上最突出的是重視個性表現,風格獨特,自立門戶。但是我更喜歡明末清初那個時代的石濤和八大山人。八大山人是皇家世孫,與石濤、弘仁、髡殘合稱清初四僧,石濤力主‘筆墨當隨時代’,‘搜盡奇峰打草稿’,其構圖新奇,筆墨雄健縱姿,淋漓酣暢。八大山人所畫花鳥以水墨為主。形象夸張奇特,筆墨凝煉沉毅,風格雄奇雋永。他的構圖深藏著矛盾的心情,難言的思痛,同時也表達了他對生活、自然的熱愛之情和闊達的胸懷。雖古怪奇特,孤寂靜穆,然而又是樸茂酣暢,讓人看了他的畫作,便想走進他內心世界,讀懂他那發自肺腑的絕世之作!在欣賞他們的作品時,你會置身其中,同情他們的遭遇,體會生活的不易,這就是藝術的魅力!”

當筆者問及國畫與西畫有何不同時,張煒更是侃侃而談。

點贊!達州畫家張煒受邀將登中國教育臺“書畫春晚”即興潑墨

荷塘雅趣(國畫)138×68cm

國畫,不同于西畫。國畫講究妙趣橫生的意象,重在抒意;而西畫更注重光線的明暗對比與實物的描繪,重在寫實。

在國畫中也有寫生,不過它給人們呈現的不是山水的具體物象,而是畫家通過自己的心境用毛筆在紙上勾勒出來,所以在欣賞國畫時,你能從中看出畫家的喜怒哀樂。除此之外,國畫還要有書法的功底,不然你拿起筆在宣紙上畫的線條就是軟的,達不到力透紙背的效果。在繪畫時,筆尖要放在線條的中間,這樣一筆拉下來,看起來才比較圓潤,有力度。所謂如錐畫沙,入木三分就是這個道理。

現在有些人在畫中國畫時,喜歡拿筆一點點的描,這種方式是不可取的,中國畫講究的是筆墨意趣。在開畫之前,怎樣布局,怎樣處理線條的關系,想表達什么樣的情感等等,都要做到心中有數。

鄭板橋在畫竹時,他先是仔細觀察竹子在不同季節的生長情況,每一階段的變化,他都認真記錄下來,就這樣長年累積下來,他對竹子的生長過程了如指掌,所以畫出來的竹子充滿生機,千姿百態,自成一派。這就是功底!

初識繪畫正少年

在張煒八九歲的時候,看見舅舅在家里的墻壁上繪畫,他就叫舅舅教他畫畫,舅舅覺得他年齡太小,怕耽誤學習,便沒有答應。但張煒不甘心,沒事就跑去舅舅家看他畫畫,順便將放在角落已經用去大半的彩色鉛筆偷偷揣在兜里。

那時,彩色鉛筆很貴而且在農村也買不到,所以張煒小心翼翼地將“偷”來的寶貝一支支排在床頭。到了晚上,他便早早地趴在床上,用筆在泛黃的報紙上畫畫,等大體輪廓畫好后,他便從床頭抽一支彩色鉛筆,沿著畫好的線條慢慢涂。涂完后,他翻過身,頭朝床沿,把腳搭在床壁上,以腳跟為支點,左右搖晃。然后再把剛才畫畫的報紙舉過頭頂,仰望著自己的“佳作”,看著看著,張煒就嘿嘿嘿地笑了起來。舉著舉著,手麻了,報紙從虎口滑落,落在臉上,抱著他疲憊的雙眼進入夢鄉……

點贊!達州畫家張煒受邀將登中國教育臺“書畫春晚”即興潑墨

祁連山秋色(國畫)180×74cm

從那時候開始,張煒對畫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只要一有空,他就想畫畫。有時沒筆沒紙的時候,他就撿起木炭在豬圈的柵欄上,在院子的石階上,在自家的房門上到處涂畫。為此他挨了不少揍。上了初中,他才開始學習美術課程。剛開始老師教他們畫水杯、牙膏、牙刷等物體的形狀。張煒覺得太簡單了,便把這些靜物的明暗關系,透視效果等畫出來了,老師看后,連連點頭:“小伙子,畫得真好!”

初二放暑假時,一位從石橋趕場回來的同學告訴張煒,那邊有位老師在開國畫培訓班,學費10元,問他是否愿意去。張煒回家將這件事告訴了父母,沒想到一向節儉的母親竟爽快地答應了。

剛去報名時,張煒在與老師的交流過程中了解到,老師名叫吳瑞生,畢業于國立藝專,后因為某些原因,來到了此處。進入培訓班后,張煒從國畫的基礎理論知識開始學習,在老師的耐心講解下,他對國畫的興趣日益漸濃。一天,他跟同學一起去老師家玩,在老師家中他發現了兩本芥子園畫譜。他問老師能否帶回去看看。老師告訴他:“這兩本書很珍貴,你帶回家看可以,但只能看一晚上。”見老師點頭答應,兩人如獲珍寶似的把書捧回了家。回家后,他倆迫不及待地翻開看,看著看著,張煒覺得這樣翻沒什么意義,提議把書上比較簡單的圖案用紙蒙在上面,再勾畫出來。兩人一拍即合,晚飯后,他們在煤油燈下用鉛筆認真的畫了起來,一直到凌晨三點,才大致完成。第二天,張煒先把書還給了老師,然后又拿出昨晚熬夜奮斗的成果給老師。老師看后,感嘆道:“你們一晚就畫了這么多,看得出來是真的喜歡畫畫,并且還有點基本功,那我就帶你倆去寫生。”在寫生的過程中,老師在現場不會過多的指導他們,而是讓他們想怎么畫就怎么畫。畫完后,老師再一一進行點評。經過一個多月的學習,張煒逐漸了解了國畫的基本繪畫技巧。

“這輩子耗在藝術上,是件幸福的事兒”

從學校畢業后,張煒到廠里上班。雖然工作很辛苦,但他依然擠出時間練習繪畫。除此之外,他還自費訂了中國美術報以及其它藝術類的雜志,他說自己的專業知識水平十分匱乏,每天看看報,讀讀書就當給自己充充電。一次他在人民日報上看見一則中國書畫函授大學(重慶分校)招生的廣告。隨后,他寫信寄往學校報名。從這時開始,張煒才真正接觸到了專業美術的學習,從教材學習到架上繪畫他花了三年的時間,這三年的系統學習為他打下了扎實的繪畫基礎。

點贊!達州畫家張煒受邀將登中國教育臺“書畫春晚”即興潑墨

荷塘雅趣(國畫)138×68cm

回到家,他一頭扎進藝術創作的世界里。開初,他創作了幾幅山水畫,但自己不知曉畫得怎么樣,所以他帶著這些畫前往達州日報社,找到時任美術編輯的劉伯駿,想請他點評點評。劉伯駿仔細看后,告訴他:“你這些畫筆墨不錯,但構圖不好,你可以試著將一幅大畫拆成幾部分,通過以大化小的方式來彌補構圖的不足,這樣就好多了。”聽老師這么一說,他豁然開朗。在后來的創作過程中,他還一直沿用這種方法。

近年來,張煒除進行藝術創作外,還積極參與寫生活動。2012年10月參加東方網絡書畫院主辦的全國書畫家浙江松陽鄉村798線下寫生;2013年10月參加東方網絡書畫院主辦的全國書畫家在北京懷柔長城線下寫生活動;2015年受邀參加甘肅酒泉青年創業協會主辦、東方書畫院暨全國畫馬研究會祁連山聯合寫生活動,后到敦煌莫高窟參觀學習。

在繪畫道路上,張煒一直堅持創作傳統中國畫,他說:“國畫追求的雅致情趣與我的人生觀不謀而合,這輩子耗在藝術上,我感到是件幸福的事兒!”(趙軍)

責任編輯:唐軍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懂彩帝彩票 智赢彩票 | 好运彩票 | 豹赢彩票 | 大富彩票 | 彩票98 | 好彩投28 |